<tr id="12y7x"></tr>

    
    
    <ins id="12y7x"><video id="12y7x"><var id="12y7x"></var></video></ins>
  • <output id="12y7x"><nobr id="12y7x"></nobr></output>
      <tr id="12y7x"><nobr id="12y7x"><delect id="12y7x"></delect></nobr></tr>
      <tr id="12y7x"><small id="12y7x"></small></tr>
      歡迎來到硅業在線贏硅網!
      立即發布信息
      供求
      • 供求
      • 資訊
      多晶硅激烈博弈: 或致光伏行業新一輪洗牌
      PV-tech | 來源:PV-tech 瀏覽次數:242 發布時間:2022年12月26日
      摘要:

      似乎沒有什么能夠阻擋,江蘇陽光對多晶硅產業的雄心。12月8日,以紡織品為主業的江蘇陽光發布公告稱,原計劃在內蒙古包頭投資200億的多晶硅等光伏項目無法落地,擬將實施地點改為寧夏石嘴山。

      似乎沒有什么能夠阻擋,江蘇陽光對多晶硅產業的雄心。12月8日,以紡織品為主業的江蘇陽光發布公告稱,原計劃在內蒙古包頭投資200億的多晶硅等光伏項目無法落地,擬將實施地點改為寧夏石嘴山。

      這是江蘇陽光第二次燃起對光伏的熱情。早在16年前,江蘇陽光就曾布局光伏產業鏈的多晶硅市場,但最終鎩羽而歸。

      如今,跨界擠入多晶硅行業的遠非江蘇陽光,高達幾千億的資本正瞄準多晶硅,競相涌入。

      在一個來月的時間里,僅僅大全能源一家企業就簽訂了3000億元的大單;而多晶硅行業里的三家龍頭企業,簽單金額高達8000億元;如果再加上其他兩三家龍頭企業,則簽約金額超過1萬億元。

      在光伏建設的熱潮中,多晶硅的價格迎來史無前例的大漲,硅料產能逐步被鎖定,新老玩家們重金入局,參與這場豪賭。

      然而,市場風云突變。從12月初開始,一直到12月中下旬,光伏產業鏈的多個環節陡然發生變化,硅料、硅片等價格開始下滑。多晶硅跌跌不休,甚至“雪崩”的傳言出現在市場上,這直接影響到投資者信心。12月23日,A股光伏板塊的股價延續多日來的調整,多只個股出現大幅下跌。

      這背后究竟發生了什么?多晶硅的價格究竟將何去何從?

      隨著各路資本的涌入,由此或將帶來一系列連鎖反應。

      砸下數千億爭搶大蛋糕

      12月8日,主營毛紡業務的江蘇陽光(600220)發布公告稱,原計劃在內蒙古包頭投資200億建設的光伏項目終止,擬將項目實施地點改為寧夏石嘴山。

      今年4月,江蘇陽光公司與內蒙古包頭市簽訂了投資作協議,建設10萬噸多晶硅、10GW單晶拉棒(包括切片)、10GW電池片及組件項目,總投資約200億元。

      因產業政策、地方政策和當地實際情況等有關客觀因素,江蘇陽光公司投資所需條件在包頭不能盡快實現,無法立即開展項目,于是決定將項目地重新選在寧夏石嘴山。12月8日公告顯示,擬由全資子公司寧夏澄安與寧夏石嘴山市簽訂《合作協議》,在寧夏石嘴山經開區規劃建設年產10萬噸高純多晶硅項目和年產10GW拉晶切片、10GW電池片和10GW組件項目。

      江蘇陽光擬先行投資建設年產5萬噸高純多晶硅項目,項目投資金額約50億元。該項目預計2023年上半年開工,工程建設期1.5年,投產后第二年達產。目前,寧夏澄安已取得前期政府備案審批文件,新項目用地目前使用方式為租賃。

      值得關注的是,早在2006年,江蘇陽光曾設立子公司寧夏陽光硅業有限公司開展多晶硅業務。后因多晶硅市場低迷,其子公司寧夏陽光硅業有限公司進行破產清算,退出了多晶硅市場。

      目前江蘇陽光主營業務主要為呢絨面料的生產和銷售,公司屬于跨界布局光伏產業。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江蘇陽光貨幣資金4.02億元,總資產50.36億元,凈資產21.53億。

      從公司資產角度看,一個總資產50億元的企業想玩轉200億元的項目,而且是大尺度的跨界,這勢必將對江蘇陽光的技術、資金等形成巨大的考驗。

      對此,甚至連江蘇陽光都稱,本次投資額遠高于目前公司賬面資金水平,可能會對公司現金流、償債能力造成壓力,存在因為資金籌措影響建設進度、終止等風險。

      而且,從12月初開始,多晶硅料價格出現下滑,從30多萬元/噸降至不到29萬元/噸,這一次江蘇陽光似乎又有些不合時勢。

      2022年以來,眾多資本玩家涌入光伏賽道。一方面,行業老玩家擴產的步伐在逐步加大;另一方面,一些行業新手也宣布進軍多晶硅領域。

      在行業老玩家陣營,以通威股份為例,其2022年及之后的新增產能包括包頭通威二期5萬噸、樂山市20萬噸、包頭20萬噸、云南保山20萬噸,合計新增產能高達65萬噸。

      協鑫科技的產能不僅巨大,而且在技術上也是力推顆粒硅技術。一方面,協鑫科技在江蘇、四川的產能在有條不紊地擴產之中,2022年7月22日,協鑫科技四川樂山10萬噸級顆粒硅項目首條生產線正式投運。另一方面,在新建產能方面,協鑫科技布局的有包頭30萬噸顆粒硅、內蒙古烏海20萬噸顆粒硅、呼和浩特10萬噸顆粒硅。

      協鑫科技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預計到明年底,協鑫科技實際形成的產能有望高達70萬噸。2022年3月18日,東方希望集團寧夏晶體新能源材料項目啟動儀式在石嘴山市分會場舉行,項目總投資約1500億元,其中一期項目規劃建設年產12.5萬噸多晶硅、14.5萬噸工業硅等,最終將建成年產40萬噸高純晶硅、49萬噸工業硅以及單晶、硅片、電池片、電池組件的上下游一體化全產業鏈項目。

      目前,東方希望集團投資150億元的一期多晶硅配套工業硅項目正在緊密施工中,已基本完成土建施工,并進行設備安裝,預計2023年6月份進入試生產階段。

      除了這40萬噸新建產能之外,東方希望還新建了內蒙古烏海6.25萬噸生產線及原有項目擴產6萬噸,僅2022年以來,東方希望新增產能超過50萬噸,加上該公司原有產能,其產能潛力預計在60萬噸—70萬噸。

      除此之外,還有新特能源新增產能20萬噸、大全能源近兩年新增產能20萬噸等。僅僅上述行業老玩家的新增產能接近250萬噸,投資金額高達數千億元。

      而新入局的企業里,其中既包括江蘇陽光這樣多年未曾涉足多晶硅產業的跨界新手,也包括一些光伏產業鏈下游的企業向上游的多晶硅料布局。

      作為新能源賽道的老手,天合光能一出手就是新建15萬噸多晶硅產能。2022年6月17日,天合光能公告稱,計劃在西寧經濟技術開發區投資建設新能源產業園項目,投資額高達數百億元,包括年產30萬噸工業硅、年產15萬噸高純多晶硅、年產35GW單晶硅等生產線,第一階段計劃明年底前完成,第二階段預計2025年底建成。

      另一家新能源企業阿特斯的目標是新建20萬噸多晶硅產能。8月10日,阿特斯公告稱,計劃在2027年底前,在青海海東零碳產業園區投資600億元,建設年產20萬噸高純多晶硅以及年產10GW組件的一體化光伏制造產業基地,其中,擬在2022年底建設一個年產約5萬噸的高純多晶硅設施。

      此外,東方日升、合盛硅業、麗豪半導體、TCL中環、信義晶硅、上機數控、寶豐集團、其亞集團、江蘇陽光、晶諾新能源等眾多新加入的多晶硅產能,分別在10萬—30萬噸之間,投資額分別高達數百億元。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副秘書長劉譯陽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今年以來,各路資本對多晶硅的投資熱情高漲,紛紛加速布局,表明投資者十分看好多晶硅市場的前景。

      一個來月簽訂3000億元大單

      多晶硅行業誘人的前景,集中體現于天價大單。

      11月19日,A股上市公司內蒙古大全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全能源)發布公告稱,與某客戶簽訂《采購協議》,約定2023年1月至2027年12月,某客戶預計共向公司采購148800噸原生多晶硅料。

      大全能源表示,按照專業機構PV InfoLink 11月16日公布的多晶硅致密料均價30.30萬元/噸測算,預計采購金額約為450.86億元(含稅)。

      大全能源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該合同為長單合同,雙方采取月度議價方式確定價格,因此實際銷售額會根據市場情況進行調整。

      一單金額高達450億元,鎖定了長達五年的收益,這樣的大單以往在整個A股市場都十分少見。但在今年四季度,大全能源卻頻頻接到這樣的大單,部分大單的金額更是匪夷所思。

      10月26日,大全能源公布,與某客戶簽訂合同,約定2023年-2028年某客戶預計采購432000噸原生多晶硅料,按照PVInfoLink最新公布的多晶硅致密料價格,預計采購金額約為1308.96億元(含稅)。

      這一訂單的采購金額,堪稱天價,即使按年折算,也超過了大多數上市公司一年的營業收入。

      從10月中旬至今,在一個來月的時間里,大全能源公布了6個大額采購訂單。

      除了上述兩個單子之外,還包括10月14日公布的15.53萬噸多晶硅料、10月18日的4.62萬噸多晶硅料、11月4日的57600噸太陽能級多晶硅特級免洗單晶用料、11月8日的137000噸多晶硅料,合同金額預計分別為470.56億元、139.99億元、146.96億元、415.11億元。

      這6個訂單都是大單,包括91.93萬噸多晶硅料和5.76萬噸太陽能級多晶硅特級免洗單晶用料,加在一起,總金額高達2932億元,將近3000億元。

      手握多晶硅料天價訂單的可不止大全能源一家公司。

      9月10日,另一家上市公司通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通威股份)發布公告稱,該公司旗下五家子公司與晶科能源及其子公司簽訂多晶硅長單銷售合同,約定在2022年9月—2026年12月期間晶科能源預計采購約38.28萬噸多晶硅產品。

      公告稱,具體訂單價格月議,合同交易總額以最終成交金額為準;如按照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硅業分會8月31日公布的國內單晶致密料成交均價30.51萬元/噸(含稅)測算,預計銷售總額約1033.56億元(不含稅)。

      作為多晶硅料的行業龍頭,通威股份的產能早在今年上半年就開始陸續被鎖定。

      2022年3月22日,通威股份發布公告稱,與隆基綠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隆基綠能)簽訂多晶硅長單采購協議,約定自2022年1月至2023年12月期間,隆基股份向通威股份采購20.36萬噸多晶硅料,采購金額初步預計為442億元。

      此后,在6月18日、6月23日、7月2日,通威股份分別公布了4份長單采購合同,其中包括,向青海高景太陽能科技有限公司銷售21.61萬噸多晶硅料、向宇澤半導體(云南)有限公司銷售16.11萬噸多晶硅料、向包頭美科硅能源有限公司銷售25.61萬噸多晶硅料、向雙良硅材料(包頭)有限公司銷售22.25萬噸多晶硅料,銷售額預計分別為509億元、385億元、644.1億元、560億元。

      僅僅這6個大單,通威股份銷售的多晶硅料為144.22萬噸,銷售額高達3573.66億元。

      另一家多晶硅龍頭企業新特能源的訂單也頗具看點。

      7月12日,新特能源與雙良硅材料(包頭)有限公司簽訂了長單銷售協議,約定2023年1月至2030年12月向雙良硅材料(包頭)有限公司銷售201900噸多晶硅,估價為584.7億元(含稅)。

      僅僅兩個多月后,9月29日,新特能源與雙良硅材料(包頭)有限公司再次簽訂了一份長單銷售協議,約定再次采購多晶硅150000噸,估價為454.5億元(含稅)。

      經過兩次簽訂合作協議,新特能源與雙良硅材料(包頭)有限公司的多晶硅料采購量達到351900噸,總金額高達1039.2億元(含稅)。

      在這兩單之間,8月26日,新特能源與晶科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簽訂了一份戰略合作買賣協議,約定在2023年1月至2030年12月期間,向晶科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銷售多晶硅料336000噸,估價為1020.77億元(含稅)。

      總體來看,上述兩個交易買家與新特能源的合作金額就高達2059.97億元。

      僅僅大全能源、通威股份、新特能源這三家企業,今年所簽訂的硅料大單總金額就超過8000億元。如果考慮協鑫科技、東方希望等其他硅料企業所簽訂的長單合同,則今年硅料大單總金額遠超一萬億元。北京特億陽光新能源總裁祁海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位于下游的硅片企業通過長單、大單的方式,加大對于上游硅料的鎖定,其單額之高在以往十分少見。

      90%以上的產能被提前鎖定

      協鑫科技是布局較早的一家硅料企業,與大全能源、通威股份、新特能源等都屬于行業龍頭企業,然而,在今年的這一波大單潮中,卻不見協鑫科技的身影。

      這背后隱藏著硅料行業在更長時間的一輪脈動。

      早在2021年2月1日,協鑫科技即與隆基綠能簽訂協議,約定2021年3月至2023年12月向隆基綠能銷售91400噸多晶硅料,折合每年3萬噸。

      2021年2月2日,協鑫科技又與天津中環半導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環股份)簽訂協議,約定2022年1月至2026年12月向天津中環半導體股份有限公司銷售350000噸多晶硅料,折合每年7萬噸。第二份合同比第一份合同僅僅晚簽約一天,合作起始時間為何卻被推遲了近一年?

      協鑫科技2021年報顯示,截至2021年底,該公司棒狀硅產能為45000噸,顆粒硅產能為3萬噸。當年,協鑫科技擴產將近3萬噸,這意味著協鑫科技年初的產能只有45000噸。

      考慮到產能與實際產量的差異,加上協鑫自建光伏電站需要用的部分多晶硅料,2021年,協鑫科技所能實際生產的多晶硅料基本上只夠供應隆基綠能一家企業的采購量3萬噸。

      隨著協鑫于2021年在四川、內蒙投資建設新的生產線,并于2022年達產,協鑫才能騰挪出新的產量滿足其他企業的需要。

      在2021年11月18日,協鑫科技與上機數控簽訂協議,約定2022年1月至2026年12月向上機數控銷售9.75萬噸多晶硅料,折合每年2萬噸。

      協鑫科技最近公布的2022三季報顯示,截至2022年9月,該公司棒狀硅產能為45000噸,顆粒硅產能為8萬噸,其總產能為12.5萬噸。

      而僅僅隆基綠能、中環股份、上機數控三家企業在2022年與2023年每年的協議采購量,分別是3萬噸、7萬噸、2萬噸,合計為12萬噸,與協鑫當前的產能幾乎完全一致。

      換言之,早在2021年,協鑫科技的產能即被下游的硅片企業鎖定。

      隨后,在2022年上半年及第三季度,通威股份與下游企業簽訂的大單銷售量高達144.22萬噸,通威股份的產能幾乎被鎖定。

      在2022年第三季度,新特能源與下游企業簽訂的大單銷售量高達68.8萬噸,其產能幾乎被鎖定。

      進入到2022年4季度,大全能源開始登上多晶硅料交易的舞臺中央,在一個月余的時間里,大全能源就簽訂了6個大單,總銷售量高達近100萬噸硅料,總金額高達近3000億元。

      東亞前海證券研究所日前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僅僅協鑫科技、大全能源、通威股份、新特能源四家硅料企業的產量,就占到近60%的市場份額。

      事實上,據東亞前海證券研究所研究公布,產業鏈下游企業紛紛簽訂大額長單,提前鎖定上游硅料產能,2022年硅料行業約92%的產出已被下游企業鎖定。

      協鑫科技相關負責人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硅料、硅片、電池、組件是光伏行業主要的四大環節,硅料是下游硅片企業的原料,對于下游企業而言,提前鎖定上游的原材料,有利于確保供應鏈的穩定。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副秘書長劉譯陽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大額長單的簽訂有助于在硅料環節競爭加劇后形成競爭優勢,為未來的業績表現提供充分保障。

      隆基綠能在公告中指出,近些年來光伏行業在上下游供求關系等方面發生了快速的變化,而光伏行業組件產品的訂單尤其是海外訂單往往會簽訂1-3年的合約,若原材料的供需匹配、供應安全、價格管理和物流效率無法保障,將不利于企業訂單的交付,甚至出現無法完成合約交付和訂單虧損的情況。

      對此,隆基綠能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面對這一局面,通過與戰略客戶鎖定長期訂單,最大限度的協調和保障項目供應鏈資源,有利于保障訂單交付能力。

      作為下游企業,陸續簽訂了多個硅料大單的晶科能源也在簽約合同中明確指出,通過簽訂大額長單,有利于保障公司多晶硅原材料的長期穩定供應。

      一家硅片制造商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眼看硅料產能逐步被鎖定,下游企業一方面感到有點恐慌,同時又不得不參與其中。

      兩年漲6倍

      在多晶硅產能一步步被鎖定的過程中,多晶硅料的價格也是一路狂飆。

      從通威股份的幾筆長單中,我們能夠清晰地捕捉到這種價格變動的脈搏。

      2022年3月22日,通威股份與隆基綠能簽訂的多晶硅料長單中,采購量為20.36萬噸,采購金額按當時的市場價預計為442億元,則當時的多晶硅料為22萬元/噸。

      此后,在6月18日,通威股份向青海高景太陽能科技有限公司銷售21.61萬噸多晶硅料,銷售額預計分別為509億元,則當時的多晶硅料為25萬元/噸,3個月漲幅超過10%。

      到11月19日,大全能源簽訂了一個多晶硅料長單,客戶公司采購148800噸原生多晶硅料,預計采購金額約為450.86億元,多晶硅料均價已高達30.30萬元/噸,相比今年3月漲幅超過30%。

      從更長的時間點來看,PVInfoLink監測顯示,2021年1月6日,多晶硅料的價格為8.4萬元/噸,以2022年11月中旬多晶硅料30.30萬元/噸的價格來看,在兩年時間里,多晶硅料的價格上漲了260%。

      事實上,本輪多晶硅價格的最低點出現在2020年6月,當月多晶硅價格為4.7萬元/噸,此后多晶硅料價格逐步上漲,至今已經上漲了近6倍。

      價格上漲背后,多晶硅企業的利潤大增。大全能源前三季度營收246.8億元,同比大漲197%,歸母凈利潤150.85,同比大漲237%。

      這或許正是江蘇陽光的底牌。江蘇陽光公告稱,先行投建的年產5萬噸多晶硅項目按照硅料12萬元/噸的價格進行測算,達產年利潤總額為19.64億元,凈利潤為17億元,投資利潤率37.86%等指標均較高,投資回收期3.64年,在財務上可行。

      值得注意的是,12月中下旬,多晶硅料、硅片價格出現下滑,其中多晶硅料已從30多萬元降至不到29萬元/噸,而江蘇陽光的投資測算對標價格為12萬元/噸,遠低于目前的市場價格。

      江蘇陽光稱,根據測算,即使當高純的多晶硅價格降低至8萬元/噸時,項目投資財務內部收益率能夠達到8.23%,該項目具有一定的抗風險能力。

      一方面,多晶硅產能被鎖定,驅動價格向上快速變動。另一方面,價格的快速上揚,又促使產能不斷被鎖定。在這樣的市場格局下,給下游企業帶來的壓力是非常大的,長單不斷涌現。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副秘書長劉譯陽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大額長單的簽訂主要是下游企業為了保障供應鏈的穩定,這在當前供需矛盾較大的時候能有一定作用,但在未來產業鏈過剩后,雖然是鎖量不鎖價,但最終是不是一把雙刃劍還不好說。

      祁海珅表示,多晶硅料是光伏行業的重要原材料,由于今年以來光伏裝機需求旺盛,發展迅猛,對多晶硅料的需求也是迅速增長。

      日前,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國光伏產品出口額超過400億美元,同比增長近100%。就國內而言,今年前10個月,我國光伏新增裝機達58.24GW,同比增長98.7%,超出了2021年全年的新增裝機量。

      對此,祁海珅表示,從全球來看,化石能源供應面臨著安全和環保的多重挑戰,以光伏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日益受到重視,光伏發電具有安裝靈活、并網快、裝機速度快等眾多特點,廣受歡迎。從國內來看,隨著我國雙碳戰略的推進,加快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已成為我國的戰略發展目標,光伏發電將承擔轉型主力軍的作用。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原副會長、硅業分會會長趙家生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預計今年全球的多晶硅產量可以達到85萬噸到90萬噸,光伏新增裝機總量達到250GW以上,多晶硅的實際產量基本滿足光伏的建設需要,但這是一種供需緊平衡的關系。

      一方面,從硅料環節來看,整個硅料行業基本上是零庫存,企業的產量全部被市場消化。

      以大全能源為例,截至2022年6月,其存貨為4.08億元,而在2021年12月,其存貨為21.2億元,短短半年,大全能源的存貨被消耗殆盡。事實上,即使在這部分存貨中,還有不少硅料生產的原材料,真正的庫存產品并不多。

      另一方面,從實際的供需匹配過程來看,我國多晶硅市場今年一直是供應逐步釋放、逐步匹配需求的,市場時刻存在著供不應求的緊張局面。

      盡管到今年年底,我國多晶硅產能達到100萬噸以上,多晶硅產量可以達到80萬噸左右,但實際上,我國多晶硅料的部分產能是今年才投產的,產能是陸陸續續地釋放的,而國內國際的需求卻幾乎都是從2022年一開始就大幅增長,且持續處于高位,因此,全年都是需求推動供給的形勢。

      追溯至2021年底,則可以更加清晰地明了這一局面是如何形成的。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硅業分會統計顯示,截至2021年底,我國多晶硅產能為52萬噸/年,同比增長23.81%,多晶硅產量為50.2萬噸,同比增長28.8%,站在2022年初的時間節點看,這一產能顯然難以滿足全球新增裝機250GW的現實需要。

      劉譯陽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對于多晶硅行業而言,真正良性的市場,應該是供給略大于需求,我們曾經做過一個測算,供需比達到1.3:1,價格才會比較穩定,一旦低于這個比值,供給不能滿足需求,價格就有上漲的動能。

      供需錯配形成慣性

      實際上,這種格局或許早已注定。

      2020年,伴隨著多晶硅料價格大幅走低,跌到了史無前例的低谷,硅料產能也迅速下滑。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硅業分會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硅料產能達到45.2萬噸,但是在2020年,硅料產能只有42萬噸,同比下滑8%。

      趙家生表示,產能的萎縮,是因為部分產能退出市場了。隨著硅料價格走低,硅料企業出現了嚴重虧損,數十家企業中有大半退出多晶硅領域。而且,由于硅料行業的投資額比較大,所以一旦虧損起來,就虧損得非常嚴重,對于很多產能而言,這種退出后續難以逆轉。

      進入2021年之后,市場形勢開始逐步好轉,需求量大,但是供應短期內無法匹配。

      趙家生表示,從歷史上看,多晶硅料的產能多次出現過,需求大時供應很小、需求小時供應很大的局面,這是一種供需錯配的現象,這是近期多晶硅料價格大幅上漲的根源。

      趙家生同時表示,這也警示我們,一旦市場形勢不好,多晶硅料是否會出現新的行業困局,下一步,多晶硅料的供需錯配仍然值得關注。

      進一步分析,形成這一局面,主要有三方面因素。

      一是由于硅料處于行業的上游,它并非終端需求,它的市場需求是層層傳遞的,是由組件電池傳遞到硅片,之后硅片再傳遞到硅料。這種傳遞是有一定的周期的,下游環節將價格等信號傳遞到上游的時候,等到上游做出相應的調整時,市場可能又進一步發生了變化。

      比如一旦發現新能源下游需求不行了,這個時候慢慢傳到硅料的時候,硅料企業是虧損的,緊接著硅料企業就開始調整,一旦它調整的時候,很可能下游市場已經起來了,但是上游企業還是處于一種抑制發展的狀態,供需就錯配了。

      那么,這種供需錯配是由產業鏈的特點決定的,這對于市場至關重要。

      第二,在光伏產業鏈中,每一個環節的生產周期不一樣,而硅料生產恰恰是一個建設周期最長的一個環節,它一般需要15個月甚至更長的建設期,這種生產特點要想快速轉身是很難的。

      大全能源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們最新投產的10萬噸多晶硅料產能正在建設之中,預期明年可以投產,其建設期差不多在15個月,一旦順利投產,大全能源的產能將實現極大的增長。

      第三,硅料行業的投資額要求比較大,不管是停產還是擴產,產能建設其實是比較難的。

      就本輪多晶硅價格的大漲而言,全球多晶硅產能規模再次恢復正增長是從2021年開始,2021年初

      聲明: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及文本鏈接.

      客服熱線: 4008 900 668

      電話:+86-10-82070680 傳真:+86-10-82070690 Email:service@windosi.com

      特別顧問: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硅業分會
      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市鑫諾律師事務所
      特別聲明:所有本網站內容的知識產權歸硅業在線贏硅網所有,任何信息的轉載請注明源自硅業在線。

      QQ群聯盟:硅業在線光伏交流群 203644686 高純石英砂群 103903409 金屬硅 217372614 硅合金群 40617384 微硅粉,硅微粉,硅粉群 23886555

      小sao

      <tr id="12y7x"></tr>

      
      
      <ins id="12y7x"><video id="12y7x"><var id="12y7x"></var></video></ins>
    1. <output id="12y7x"><nobr id="12y7x"></nobr></output>
        <tr id="12y7x"><nobr id="12y7x"><delect id="12y7x"></delect></nobr></tr>
        <tr id="12y7x"><small id="12y7x"></small></tr>